E993新闻>社会新闻>传销组织 受害者 传销受害者讲述“智斗”经历

传销受害者讲述“智斗”经历

  • 时间:2017-08-16 06:42:51

原标题:传销受害者讲述18天“智斗”经历

一直以来,相关部门打击传销违法犯罪行为的力度未减,但总有一些不法分子罔顾法律顶风作案,以致因被骗入传销组织而发生伤亡的事件时有发生。近日,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教育部、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联合下发《关于开展以“招聘、介绍工作”为名从事传销活动专项整治工作的通知》,决定开展为期三个月的传销活动专项整治行动。

整治传销活动,既需要重拳打击,也需要让广大群众进一步了解传销危害,认清传销本质。从今日起,《法制日报》视点版推出“受害者揭传销组织恶行”系列报道,通过传销受害者讲述误入传销组织的各种经历,揭披传销活动违法行径,提升群众防骗意识。敬请关注。

[背景]根据受害人小赵提供的线索,经过20多天走访摸排,6月22日,湖北省荆州市公安局沙市分局中山路派出所与分局经侦大队、巡警大队联合行动打掉了一个传销组织,抓获了12名犯罪嫌疑人,解救被困人员6名。

讲述人:传销受害人小赵

我是河南省三门峡市人,在陕西省咸阳市务工。

我今年31岁,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日常工作比较忙,我就在一家婚恋网站上注册了账号,并交纳会费成为会员,希望能通过这种方式找到合适的结婚对象。

4月13日,一个叫“陈梦婷”的女性在这家婚恋网上加我为好友。我当时看了下她的资料,她是陕西商洛人,离我工作的地方不远,就通过了申请。

在网上聊了之后,我感觉两人年龄、经历差不多,就互换微信号,跟她成了好友。

通过“陈梦婷”发来的微信语音消息,我也能听出她的口音是陕西南部地区人。

这样聊了大半个月之后,我们双方都表现出互有好感,就开始安排见面。

4月25日,“陈梦婷”告诉我,她在湖北省荆州市,邀请我到荆州见面。我跟家里父母及部分亲戚说了之后,就决定前往荆州。

4月28日,我从陕西咸阳出发,29日晚上7点左右到了荆州长途汽车客运站。

下了汽车后,我跟“陈梦婷”联系,她要我打出租车到荆州美佳华购物中心。

见面互相介绍认识后,“陈梦婷”说先一起吃饭。我们就在美佳华附近吃了饭。之后,她还说要买水果、安排住的地方。

从买水果开始,“陈梦婷”就带着我开始绕路,把我绕晕了。我当时有点疑心,但也没有办法,只好跟着她走。

买完水果,“陈梦婷”把我带到一个没有名字、没有物业的老旧小区,上了9楼。

9楼是顶楼,进去时经过了3道铁闸门。进门之后,我注意到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出租屋。“陈梦婷”把我交给了一名男子。

这名男子将我推进其中一间卧室,里面有4名男子在玩纸牌。

看到我进去,这4名男子一起喊,让我坐下来。我不会打牌,就没参与。

趁机会,我观察了一下屋子,发现卧室门上糊着报纸、门框有缝的地方还塞上了泡沫。

越看越感觉不对劲儿,我起身想走。

一看我想走,打牌的4名男子就站起来把我围住,其中一名长得很胖的男子还一把将卧室门用力关上。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就乖乖坐下了。

等了没多久,又来了一名男子,他自称是“何主任”,把另外一间卧室的5名男子叫过来,一共10个人到我所在的房间。

“为了你和你家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将你的随身物品交出来。”“何主任”对我说。

他们要我交出银行卡、手机、钱包等随身物品,把我的腰带也抽走了。他们还装模作样地找来纸和笔,将我的东西分类列好清单,给我讲了一大堆道理。

晚上10点多钟,他们就安排我睡在墙角,有人挨在我旁边睡。

第二天起,他们就开始逼迫我说出银行卡密码,要我签个合同,投资一个什么公司的股份。

到这时,我就完全看清楚了,这些人就是干传销的。

我一开始不乐意,就说投几千元。他们不同意。

我当时还注意到,他们中有些人脸上、身上有伤疤,八成是被打过的。(据办案民警透露,犯罪嫌疑人何某某等12人落网后交代,他们搜走被害人手机、看守被害人不让其离开,并通过口头恐吓侮辱、体罚、以水泼脸的方式限制被害人人身自由,逼迫被害人购买莫须有的产品——记者注)

没办法,我就把银行卡密码和支付宝密码告诉了他们。他们到外边找人在POS机上套现,一共转走了我8.4万余元。

再后来,他们还要我“背课”,要求一字不落地背,意思是我以后还要靠这个去拉新人进来。

我一想,我肯定不能这么干,要是也像他们一样再去骗人,不就是犯罪了吗?

我就装“笨”,装记不住。他们也拿我没啥办法。

不过,他们一刻也没放松对我的监视。我上厕所、睡觉、洗漱都有人监视、看守,打电话都要开扩音器。

这期间,我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当时开着扩音器,我让我爸把我在荆州的事儿跟我表哥说一下。

因为我爸知道我还没离开荆州,感觉有点异样;我表哥是干刑警的,我爸听我说要找他,就知道情况不妙了。

这些控制我的人,感觉我也没啥利用价值了,也可能意识到留我太久对他们是个定时炸弹,后来就同意我走。

在进入窝点第18天时,我第二次见到“陈梦婷”,她与团伙里其他人一起“说服”我,要我出去后,不要把8万多块钱的事儿告诉家里人。

我当时就跟他们讲,我不会告诉家里人。他们就放我出来了,还安排人送我到火车站,帮我买了火车票。

我上了火车,但是没有回陕西,到了下一站就下车折返回荆州。

到荆州后,我就跑到离传销窝点最近的中山路派出所报案。做了笔录后,民警带我指认现场。

民警告诉我,他们不能打草惊蛇,要深挖,抓组织者,让我耐心等待。

此后,民警还跟我联系,请我辨认主要犯罪嫌疑人。我也予以协助。

今年7月初,我得到消息,知道民警把曾经祸害我的传销窝点一网打尽了,很开心。

如今,我回到了陕西咸阳,找了份快递员的工作,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挣钱来还借的债,他们转走的8万多元钱里,有些是向朋友借的。

现在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我心里很踏实。

来源:法制日报

新闻标签:传销组织受害者

E993网页游戏超市E993新闻 | 网页游戏 | 要闻回顾

©2017 E993 闽ICP备09024380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