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93新闻>股市新闻>浪莎受困资本局:19年未分红 被指成为大股东提款机

浪莎受困资本局:19年未分红 被指成为大股东提款机

  • 时间:2017-12-16 07:16:43

浪莎股份受困资本局

19年未分红 被指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

党鹏

“浪莎,不只是吸引。” 浪莎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浪莎股份”,600137.SH)的广告语虽然深入人心,但是对于广大投资者而言,如今或许难以“吸引”。起因在于浪莎股份最近股价暴跌超过40%,截至12月14日,列入股价跌幅榜前十名。

“这主要是市场行为,因为前期大盘调整,所以浪莎股价也正常调整,加上二股东的高质押有平仓风险,引发跟风恐慌。”就此,浪莎股份董秘马中明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解释说,目前二股东西藏巨浪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巨浪”)已经追加补充质押股份,股价趋于平稳。同时马中明强调,公司控股方浪莎控股集团(以下简称“浪莎控股”)质押给银行的股价较低,因此不会触发平仓风险。

有证券人士分析认为,浪莎股份的“雪崩”和其不分红有关系。在12月初,证监会新闻发言人高莉就曾表示,要对长期没有现金分红的“铁公鸡”严格监管。数据显示,浪莎股份借壳ST长控10年来,实现净利润总额4.46亿元,但是至今还有近1500万元的亏损需要弥补。“预计在2018年度有望实现分红。”马中明说。

就此,有长期从事内衣批发的行业人士郑先生告诉记者,浪莎股份没有装入业绩较好的浪莎袜业,而是浪莎内衣,其在内衣市场上品牌竞争力不足,加上生产主要靠外包,销售店面主要靠代理商的发展模式,产品单一,市场压力较大。因此,除了其华东地区比较好之外,东北、西南等区域市场都出现大幅度亏损。

“铁公鸡”十年只填窟窿

“公司10年没有分红,主要是之前重组留下的亏损额度太大。”马中明解释说,公司一直达不到分红的条件。

资料显示,浪莎股份前身为长江控股,于1998年上市,上市之后的第一年就因为主营业务成本上升而亏损。

此后,长江控股一直未能扭转亏损状态,虽然靠政府补贴艰难保壳,但连续3年的亏损使其面临暂停上市风险。2006年5月,浪莎控股以7000万元,受让长江控股3467.13万股的宜宾市国资委股权。此后,浪莎控股将旗下浪莎内衣100%股权作价6862万元注入上市公司。同时,再度依靠政府补贴,长江控股2006年勉强扭亏为盈,化解暂停上市风险。

实际上,在浪莎控股入主前夕,由于长期亏损,长江控股已是“资不抵债”。据长江控股2006年年报显示,上市公司报告期末总资产只有2.2亿元(调整后),净资产为-2.63亿元(调整后)。其“合并报表未分配利润”显示,公司报告期末的数据为-5.94亿元,“母公司未分配利润”为-5.97亿元。虽然浪莎股份在入主当年,通过资产处置收益、债务重组收益等,上市公司实现净利润2.99亿元。但是到2007年末,浪莎股份“未分配利润”仍为-1.44亿元,“母公司未分配利润”为-1.61亿元。由此,给浪莎股份的未来背上了沉重的债务负担。

从2007年开始,浪莎股份的系列公告里,公司每一年的未分配利润使用计划均是:弥补以前年度亏损。记者注意到,借壳后的10年里,上市公司9年盈利,只在2015年亏损,合计实现净利润总额约为4.46亿元。即使如此,浪莎股份仍然未能分红,至今还有1417.74万元的亏损需要弥补。加上长江控股的9年,代码为“600137.SH”的这个股票因为19年未能分红,而被称为证券市场的“铁公鸡”。

“证券市场的‘铁公鸡’不在少数。”一家私募公司的负责人郝先生表示,随着证监部门对“铁公鸡”展开严查,或许一些企业的沉疴将被揭露出来,进而提升上市公司的质量和管理。

高质押下的股市“提款机”

12月11日,浪莎股份发布公告称,二股东西藏巨浪再次追加补充质押回购交易股份261万股,以解决平仓风险。至此,西藏巨浪已将其持有的浪莎股份股权质押了99.98%。

2016年8月5日才成立的西藏巨浪,从11月3日就开始举牌浪莎股份。截至2017年半年报数据显示,西藏巨浪持股近2000万股,比例已经达到19.84%。

从浪莎股份的股价走势来看,在去年5月12日,达到阶段性最低点26元/股,之后便一路上涨,半年后上涨至最高价53.68元/股。虽然一度横盘调整,但截至今年12月1日,浪莎股份股价仍然攀升至47.66元/股。12月14日,浪莎股价维持在28元/股上位,距离西藏巨浪再度平仓风险价格(两个产品平仓风险价格分别为每股27.15元和27.18元)仅1元左右。

“很多投资公司都是通过股权高质押,解决融资问题。”郝先生分析称,股价越高,质押的价格就越高,但是一旦股价下跌或者出现闪崩,很容易出现平仓风险,继而引发持续下跌。

实际上,西藏巨浪的背后则是颇为诡异的资本推手。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登记系统发现,西藏巨浪的法人股东为北京巨浪时代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06年,法人股东为延安市巨浪商贸有限公司,而延安巨浪则成立于2015年5月4日,股东为自然人沈仲敏和章奕颖。

早在西藏巨浪举牌浪莎股份时,外界对于西藏巨浪实际控制人沈仲敏的身份就有诸多猜疑,认为浪莎股份的股价变动背后有熊猫金控(600599.SH)的影子,甚至引来上交所问询。因为熊猫金控的年报显示,2012年7月6日~2014年3月6日,沈仲敏曾担任熊猫金控的董事,与此次西藏巨浪的实控方沈仲敏同名。但浪莎股份否认与二股东在此前存在关联,西藏巨浪也表示入驻浪莎股份纯属财务投资行为,对于资金来源也并未透露。

记者注意到,2015年5月下旬,熊猫金控以3500万元的价格向泰兴烟花转让北京市熊猫烟花有限公司100%的股权。随后的6月15日,泰兴烟花将北京熊猫转手给了延安巨浪,北京熊猫更名为北京巨浪,其注册资本和法定代表人亦在这一时期变更。其中,注册资本由3000万元增至3亿元,而至2016年9月6日,也就是在西藏巨浪成立1个月后,北京巨浪的注册资本突然增至40亿元。

除了西藏巨浪的高质押,持有浪莎股份 42.68%股权的浪莎控股,也是多次轮番质押公司股权,目前质押率达到93.99%。2015年半年报显示,浪莎控股的股权质押率一度近乎100%。

“一方面上市公司要偿还企业亏损,另一方面成为大股东的提款机。”有证券行业人士分析说,3500家上市公司里,至少有两成企业都存在股权高于90%的高质押率的情况,如果触发平仓风险,大股东无法通过交保证金、补充质押或者提前还款的方式解决,一旦失去控股地位将影响企业未来经营和业绩。

内衣“保暖”的单一风险

在借壳上市之初,浪莎控股为浪莎股份注入的是浪莎内衣这一新品,而非其浪莎袜业。“我们终于明白为什么浪莎股份的业绩增长不好的原因了。”一位投资者说,他一直以为“浪莎股份里面有袜子”。

浪莎袜业一直是浪莎控股的拳头产品。在浪莎集团官网上,“浪莎袜业”的页面显示,浪莎拥有配套、健全的营销网络,市场占有率达到全国的三分之一,现有2000多家专卖店、10万个销售终端网点,超过5000人的营销队伍,国外客户300余个,产品销售遍布5大洲。

实际上,浪莎控股装给浪莎股份的内衣业务,近几年一直是服装行业的“红海”。上述内衣批发从业人士郑先生表示,今年内衣市场表现好于往年,一方面老品牌如三枪、宜而爽等比较好卖,另一方面很多功能性内衣成为市场的亮点。但是浪莎以袜业起家,有市场知名度,但是保暖内衣、文胸、短裤等表现就比较差,“有的经销商放弃不做了,或者是只做一个专柜,而非专营店”。

公告显示,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浪莎股份有直营门店2家、代理商自营店527家、贴牌48家。而公司主要产品的销售范围集中在华东地区,2017年三季度末,华东地区销售占总体销售的比例为76%。就此,郑先生将其总结为“生产主要靠外包,销售店面主要靠代理商”,尤其是代工模式,管理不到位将影响到内衣甚至袜子的产品质量。

就此,浪莎股份在年报中坦言,内衣子行业不仅属于完全的竞争市场,也是典型的买方市场,而且存在无序竞争的问题。

为了破解主营产品单一的经营风险,在2015年,浪莎股份拟以增发方式收购浪莎控股旗下的浙江蓝也薄膜公司,但是后来评估认为市场容量有限、利润率低而放弃。对于未来是否将浪莎袜业整体装入上市公司,目前尚不得而知,“这要看大股东以后怎么安排。”马中明解释说,“我们不排除继续并购重组较好的项目,以此做大做强。”

责任编辑:马天元 SF180

E993网页游戏超市纵览新闻 | 网页游戏

©2018 E993 闽ICP备09024380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