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93新闻>国内新闻>幼儿园 学前教育 招聘 媒体:虐童事件层出不穷 其他国家是什么情况

媒体:虐童事件层出不穷 其他国家是什么情况

  • 时间:2017-11-24 12:35:57

原标题:面对虐童,在指责甚至怒骂之后我们该做些什么?

这是一则受到极大关注的新闻:

11月22日晚,有幼儿家长反映北京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并提供孩子身上多个针眼的照片。

多名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孩子家长已向朝阳区管庄派出所报案,称幼儿园园长和老师涉嫌猥亵。朝阳区教委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教委已获知此事,已成立工作组进驻幼儿园调查。

23日中午,家长在红黄蓝幼儿园管庄新天地分园门口聚集,希望获得园方回应。(图片来源:人民网) 23日中午,家长在红黄蓝幼儿园管庄新天地分园门口聚集,希望获得园方回应。(图片来源:人民网) 23日中午,家长在红黄蓝幼儿园管庄新天地分园门口聚集,希望获得园方回应。(图片来源:人民网)

携程亲子园虐童风波还像一道阴云一样笼罩在人们心头,如今又再爆类似的新闻,库叔深感痛心。

目前,警方、教育主管部门正在进行深入调查。在最终调查结果公布之前,无论是有切肤之痛的孩子家长,还是尚未为人父母的“旁观者”,所有与这些事件“有关的和无关的人”,在批评、指责,甚至怒骂之后,都更应该冷静地思考。

只要是对孩子身心造成伤害的事情,哪怕只有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几率,都值得我们去揪出源头!

本文由瞭望智库综合自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新华国际头条”、《青年与社会》杂志等。

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发生在上海,这次的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发生在北京,是中国最发达的两个城市。

其实,近几年来,媒体爆出的幼儿园“虐童”事件比比皆是,各处皆有——

*广东肇庆,把不会自行大小便的幼童绑固在粪盆;

*陕西西安,用锯条锯破调皮男孩儿的手腕;

*浙江慈溪,用胶布封住吵闹女孩儿的嘴巴;

*湖南长沙,扇午休落跑女童耳光并悬空拎起;

*山东济南,对几个孩子实施蹲厕所、蹲小黑屋、抓头发、打屁股、看恐怖片;

*重庆,罚咳嗽吐痰女孩儿舔吃口痰;

*云南建水,用注射器针扎多名不听话儿童;

*河南郑州,用塑料凳砸不吃饭男孩儿;

*北京,教师用针扎男童生殖器;

*上海杨浦,女童下体被女幼师放入芸豆;

……

这些还仅仅是冰山一角,太多的事件未被爆出,新事件层出不穷。

对儿童残忍,是一个社会最大的恶。

而社会为何会任这样的恶行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真的很值得我们反思。

我们的幼师怎么了?

曾有一项针对教师进修学校幼师做过的调查,揭示了部分幼师的情况——

“我校中师幼师学员都是15至18岁的花季少女,她们正处于一个生理、心理都发生巨大转变的关键时期,但由于这些学员多学习差、升学无望,来上幼师多是迫于社会和家庭压力,而非主观愿望、所以导致一系列心理问题在她们身上出现。”

“……有48%的同学是因为没有别的出路,才来幼师的,34%的同学是家里硬逼来的,专业不是自己选择的,存在不情愿和逆反的情绪。”

“……75%的同学认为学习太枯燥,45%的同学认为学习就像应付差事,希望学校多放几天假,38%的同学对学习成绩的好坏并不在乎,70%的同学只喜欢唱歌、跳舞、美术等技能课,而对语数英等文化课无兴趣。”

“……60%的同学选择做幼儿教师只是权宜之计,并没有想当作终身职业,62%的同学认为做幼儿教师是一件又苦又累的事。”

虽然有很多幼师从事这个职业是出于一种热爱,也的确干得不错。

但不能否认,也有很多幼师就像调查中说的,怀着一种极大的不情愿,“走投无路”才来做了幼师。显然,这种状态下培育出来的幼师,素质上不能指望太多,她们往往自己就是“问题少女”,怎能期待她们去教育比她们还小得多的孩子呢?

不过,仅仅把一切问题都归结为幼师素质低是不理智的,更深层次的问题在于:素质低的一些人,为何随随便便就成了幼师?

其实,关于这个问题,法律是有规定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和《幼儿教师专业标准》都明确指出,从事幼儿教师职业的人必须取得幼儿园教师资格,应当具备幼儿师范学校毕业及其以上学历。

然而,这项规定在实际执行中却着实变了味。

先来看第一个标准——“幼儿园教师资格”。

长期以来,学前教育阶段的公共财政投入不足,许多幼儿园教师虽有教师之名,却无教师编制。

例如,山东省教育厅曾对当地17个市的194所幼儿园进行抽查,结果让人惊诧:

竟然有53%的幼儿教师没有取得教育部认可的教师资格证书,有83%的幼儿教师没有取得幼儿教师资格证书!

大部分的幼师竟然是“无证上岗”。

再来看第二个标准——“幼儿师范学校毕业”。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总是将幼儿教师等同于保姆,认为幼儿教师就是“看孩子的”,不需要经过专门的培训。

于是,在招聘教师时自动降低了标准,一些地方教师招聘广告内容自然而然地变为“招聘幼儿教师,高中以上学历”。

可想而知,以这样的条件招聘到的幼儿教师,必定是缺乏专业素养,没有经过专门训练的。

甚至还有很多人连最基本的“一个幼儿教师的自我修养”都不知,例如,浙江温岭的某幼儿教师多次将对儿童实施虐待的图片上传到网络炫耀。

此外,目前我国幼儿教师的培养机构除了师范大学以外,还有很多幼儿师范专科学校和职业院校,这些学校的学生生源都是初中毕业,经过3年的专业学习后,到幼儿园工作时,其年龄还不到二十岁,真的是“大孩照顾小孩”,而且还是照顾几十个孩子的吃喝拉撒、游戏、教育,在工资、待遇普遍偏低的情况下,“大孩”们难免力不从心。

谁纵容了“虐童”问题?

除了来自幼儿教师的问题,我们还应该看到中国“虐童”事件频发的两大“纵容者”。

一是部分家长。

很多受虐儿童其实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虐待,更不知道自己已经受到了虐待。

这个责任父母不可逃避,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要给他们灌输反忍受暴力的思维。

帮助儿童的第一步,是让他们知道自己挨了打是很严重的事,挨了骂有地方可说。

美国在各个学校大力推广“孩子说出来,安安全全的”项目,就是为了帮助孩子明白什么是虐待,在什么地方他们可以获得帮助。

遗憾的是,中国的有些父母做到反面去了。

我们经常看见这样的场景:

父母把孩子交给学校、老师后,来一句“孩子交给你了,随你打随你骂,我没意见。”

这可能是中国父母和老师的“客套”或者取得信任的方式,但骨子里还是把孩子视为自己的私产,似乎打骂孩子的权力在自己手上收放自如。

中国的父母也会觉得老师是不可得罪的,不然以后穿小鞋不负责就在所难免,能忍则忍,能讨好就讨好,这不能不说是对教育工作者的一种纵容。

二是监管。

由于幼儿教育尚未纳入义务教育,幼儿教师职业大多数也还没有纳入到中小学教师编制系统中,且由于我国经济体制的原因,优质公办园少,私人和企业办园多,虽然近年来国家已经加强了对幼儿园的管理,但是一些尚未注册的幼儿园和一些不符合条件的幼儿园依然大量存在。

被逼无奈,家长把孩子送到一些无保障的私立幼儿园,甚至黑幼儿园。

曾有一份独立机构的调查报告显示:

南方某省公办幼儿园的儿童在生活质量、安全指数、心理健全程度等指标上,比私立幼儿园高出28%,教师具有专科以上学历的比例比私立幼儿园高出35%。

该省省委幼儿园、省公安厅、文化厅、科技厅、卫生厅、科学院幼儿园以及育才幼儿园一院、二院所机关附属幼儿园,一年所获财政预算拨款高达6863万元。

靠纳税人供养的各级“机关幼儿园”,用“机关”两字毫不避讳地设置了入学门槛:要么是公务员子女,要么和机关领导沾亲带故,要么交纳不菲的赞助费。

而占该省省会幼儿园总数93%的私立幼儿园,挣扎在生存的底线,平均每年以20%的比例更新淘汰,这意味着每年有260所私立幼儿园倒闭。

教育部门对于幼儿园在园内教学设施、配备学生人数等方面都有较高的要求,投入大就要提高学费,但学费太高又没有学生肯入读。

在公立幼儿园少且设置了门槛、私立幼儿园牌照申请困难又无财政补贴的现实背景下,就形成了社会对黑幼儿园的现实需求,黑幼儿园泛滥进而又造成对没有幼师资格的“老师”的现实需求。

普通百姓只能选择勒紧裤腰带交赞助费上公立幼儿园,或较好的私立幼儿园,此外毫无办法,孩子们被推向可能的深渊。

其他国家是什么情况?

这样来看,“虐童”事件其实很复杂,根除“虐童”现象也确实有一定难度,我们不禁要问:其他国家是什么情况?

其他国家当然也有,而且不少!

就拿美国来说,“虐童”案件也是让人不忍直视。

数据显示,美国平均每天有超过5名儿童(15岁以下)因遭受虐待而死亡,美国在工业化国家中可以说是拥有很糟糕的虐童记录。

按照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公布的数字,在过去的十年中,美国有超过20,000名儿童在家中被家人杀害,这一数字几乎是美国士兵死于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上数字之和的四倍。

美国每周有27名儿童死于虐待或被忽视。

不过,美国人的“虐待”标准比我们低得多,“只要是剥夺了学生的平等权利和自由,或者是妨碍了学生最佳发展的作为或不作为都可以归为虐待行为”,即只要学生感到被教师轻视,就可以称之为被“虐待”。

这个标准相比起我国目前的现实情况简直是小儿科。

并且,美国人也已经建立了非常完善的应对体系,不仅有专门的儿童虐待方面的研究物,整个社会还有针对儿童虐待的一整套的处理机制。

1874年,纽约州成立了美国第一个防止虐童协会。

到1900年,全美已经成立了161个同类民间组织。

此外,《儿童虐待防治法》和《儿童保护法案》等法律法规为儿童保护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依据。

目前,美国现在有19个州的法律容许适度体罚,但是有非常洋细的规定来区分体罚和虐待,比如体罚是只容许用木板或玻璃纤维板打屁股;父母给学校写下体罚许可,就可以,父母不让打的,就不可以;男教师不可以体罚女学生。

这些十分具体清晰的规则具有很强的约束力。

而我国唯一的一部专门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从法规中不难看出,所有相关的规定都很空泛,幼师的哪些行为属于“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怎样的算作是“情节严重”,“构成犯罪”指的是哪些行为,这些并没有明确的说明。

虐待儿童罪在美国是重罪。有律师说,美国法律对待虐童行为是零容忍态度,同时有极其严厉的监督和惩戒措施。

在美国,公立幼儿园教师必须取得幼儿教育学士学位,而私立幼儿园或托儿机构的教师须取得副学士学位(通常是社区学院或两年制专科学校颁发的毕业文凭)。

有的公立学校还要求教师入职后继续深造,甚至取得硕士学位。

各州通常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制定幼师从业资格门槛。大多数情况下,要成为一名幼儿教师,必须经过教育专业训练,通过美国教育部认可的必修课程,还要接受社交情绪管理能力培训等。

1926年成立的全国幼儿教育协会是一个致力于提升儿童早期教育质量的全国性组织。这一组织认证的学前教育专业培养出来的幼师,可以在全美范围内得到认可。

以加利福尼亚州为例,该州教育主管部门共设立了50多种幼儿教育学位课程。在加州成为幼师有两条途径:一是考取教师委员会资格证书,二是考取中小学教师资格证书。

此外,为提高公众对幼儿教育重要性的认识,并为教育工作者提供职业发展机会,加州还专门成立了幼儿教育协会。

  如何保护我们的孩子?

看了美国的经验,再回头看看我们自己的问题如何解决。

首先,让法律“有牙齿”。

光有冰冷的保护儿童的法律条文还不够,当务之急,我们必须通过梳理和总结相关“虐童”案例,在举证查证、快速反馈等方面探讨可行性措施并广而告之,拿出更权威的法律解释、更有效的执法示范。

保护儿童的法律,只有真正“带有牙齿”并严惩不法行为,才能让定罪和处罚更具针对性、更有威慑力。

其次,让幼儿园“有阳光”。

虐童事件舆情短期集中爆发,当务之急应该组织起来,让防虐待、防性侵等儿童课程进入托幼机构,给孩子、家长、老师都上一课,讲清楚如何对虐待性侵说不,如何发现和处理问题,以及触碰红线的严重后果。

此外,也应加强投入,通过技防监控,确保监控探头全覆盖,实现园内无死角。据悉,北京市已经有所行动,正在迅速排查相关隐患。办学进入正轨、安全没有死角,才能还孩子们一片晴朗的天空,这既需要顶层设计,又离不开全社会的智慧众筹、行动众筹。

第三,让监管“有力量”。

与发达国家的经验相比,我国托幼、学前教育无论办学还是监管都有不少“短板”。因为需求与供给矛盾突出,民办幼儿园和民办培训机构的数量迅猛增长,它们的性质算商业机构还是教育机构,并不清晰。

它们开办的门槛本就不高,既可以在教委注册,也可以在工商局注册,不仅存在多头管理的情况,而且存在几个公务员要管几百所公办幼儿园和几百个幼托机构的现实。

办学与管理、监管与保障之间的巨大缝隙,不能光靠给管理者打棒子压担子,还应该加力量派人手,提高治理水平,从根源上解决问题。

最后,要让幼师“有素质”。

这些虐童事件无不表明,幼师若是素质差,幼儿就会遭殃。提高幼师素质、抬升准入门槛、完善幼师培养,是解决此类问题时不能绕开的一环。严惩虐童幼师,与关心幼师待遇和培养,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从问题出发,针对“幼师真穷、幼教真苦、托幼真难”的现实情况,有必要设定幼师收入补偿制度,有必要弥补幼师心理落差以增强职业认同感,有必要通过职称评定等方式将幼师纳入统一管理,有必要对幼师上岗进行资格审查、定期考核、不定期淘汰……或许,这样才能让真正爱孩子的人从事培育“祖国花朵”的工作,才能让孩子在健康温馨的学前教育中免受无谓的伤害、形成完整的人格。

十九大报告明确宣示:要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

“许多需要的东西我们可以等待,但是孩子们不能等”,孩子们是属于未来、属于明天的,保护孩子需要从今天开始。

吹散虐童阴影,守住“幼有所育”的底线,才能让“全体人民共建共享发展”的温暖目标得以实现。

相关新闻:

教育部以及多家媒体回应关注红黄蓝虐童事件

红黄蓝幼儿园被曝针扎儿童 家长:最想看监控视频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被指虐童 媒体梳理关键信息

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被曝发生虐童事件 市教委发声

新闻标签:幼儿园学前教育招聘

E993网页游戏超市E993新闻 | 网页游戏 | 要闻回顾

©2017 E993 闽ICP备09024380号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