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93新闻>财经新闻>“次新”上市银行融资术

“次新”上市银行融资术

  • 时间:2017-08-12 08:13:19

“次新”上市银行融资术:A股募资后再“补血”

张漫游,张艳芬

8月7日,吴江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公开发行总额不超过25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至此,去年上市的9家银行,除了张家港行外,其余8家均已发布了再融资方案。

今年上半年,上市银行纷纷通过不同方式进行融资“补血”,尤其是从去年8月份后上市的银行更是积极发布了资本补充计划。概括而言,去年上市的4家城商行以发行优先股为主,总计拟发行550亿元,另4家农商行以可转债拟发行为主,数额共计达105亿元。

随着监管对资本约束的增强,以及银行本身扩展对资本的消耗等因素,银行面临资本补充的压力,目前A股和H股上市银行业多家公布了不同方式的资本补充计划。

IPO后的再融资潮

去年8月份至今先后有9家中小银行成功上市。而这些登陆A股的“次新”上市银行,在上市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纷纷发布了再融资计划,以期补充资本。

8月7日,吴江银行发布公告表示,拟公开发行总额不超过25亿元的可转换公司债券,在可转债转股后按照相关监管要求用于补充本行核心一级资本。而就在今年3月底,上市不足半年的江阴银行、常熟银行、无锡银行3家农商行也分别公布了二三十亿元规模的A股可转换公司债券预案,目前分别处于已反馈、已批准和已受理阶段。

相较而言,去年同期上市的4家城商行再融资的规模则比较大,4家城商行总计拟发行550亿元规模。其中去年8月2日最先登陆A股的江苏银行,在上市刚3个月便迫不及待地发布了拟发行200亿优先股的预案,而同一批次上市的杭州银行、贵阳银行和上海银行在今年上半年分别抛出100亿元、50亿元和200亿元的优先股发行预案。

另外,杭州银行继上市、拟发行优先股之后,于7月份发布公告表示拟发行80亿元二级资本债,并已经获得央行的许可。

目前,4家城商行发行优先股的审核进展以上海银行的“效率”最高,从4月24日发布了关于非公开发行优先股预案的公告,到7月份就已经获批,而其余3家处于已反馈或已受理阶段。

截止到8月10日,去年上市的9家银行中除了张家港行外,其余8家均已发布了再融资方案。

上述银行IPO半年不到就纷纷选择再融资,对此某券商银行业分析师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新上市银行资产规模相对增速较快,所以资本消耗快需要补充核心一级或者一级资本。”

近两年面临息差收窄的压力,城商行、农商行对规模增长的依赖度反而更大。新上市银行中最早提出200亿优先股融资计划的江苏银行,在其公告中表示:“对商业银行而言,仅依靠内部留存的方式积累资本难以满足审慎资本监管要求并支持业务发展,因此利用资本市场多渠道、多方式地开展外部融资。”

除了巴塞尔协议Ⅲ明年底到期的压力外,今年监管政策的变化尤其是2016年央行推出了MPA考核体系,上市银行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MPA考核对原来银监会监管的资本充足率又加了一条考核指标,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上述券商分析师说道。

对此,东北证券研究所银行业分析师胡文豪表示:“在MPA体系里,央行将银行的广义信贷增速和银行的资本充足率捆绑在了一起。资本充足率越高,能够支撑的广义信贷增速就越高,同时,广义信贷增长得越快,第二年资本充足率降得就越多。所以,为了支撑银行规模的扩张,各家银行需要频繁地通过定增、发行优先股等方式不断补充资本。”

融资方式多样

目前随着监管对资本约束的增强,银行资本补充压力加大。A股和H股上市银行业多家公布了不同方式的资本补充计划,新增再融资主要通过非公开发行(定增)、优先股以及可转债等方式完成。

8月1日,南京银行发布公告称,拟向5名特定对象非公开发行股票,募资总额不超140亿元,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目前该定增预案尚待股东大会审议通过。据了解,这是该行上市以来募资规模最大的股权融资。

此前,北京银行于今年4月份公布了240亿元的定增预案,光大银行5月份公布310亿元H股定增预案。

同时,上市银行多采用优先股作为常用融资工具,发行以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比如在H股上市的银行多采用境外发行优先股的方式募资。

7月份,重庆银行境外非公开发行优先股计划已获重庆银监局批准,该行募集资金不超50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外币,并按照有关规定计入其他一级资本。而在H股上市的青岛银行、邮储银行和郑州银行先后公布了几十亿至百亿的优先股融资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可转债近来成为上市银行再融资的重要选择工具。其中,民生银行在今年3月份公布了500亿元的可转债发行预案,平安银行于7月份公布了260亿的可转债预案,另外,江阴银行、无锡银行、常熟银行和吴江银行均选择可转债再融资。

这与今年2月份,监管部门对上市公司再融资的细则的修改不无关系。为了规范上市公司再融资,今年2月17日,证监会对《上市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实施细则》的部分条文进行了修改,发布了《发行监管问答——关于引导规范上市公司融资行为的监管要求》,治理“部分上市公司存在过度融资倾向、非公开发行定价机制选择存在较大套利空间、再融资品种结构失衡”的乱象。

其中要求:“上市公司申请增发、配股、非公开发行股票的,本次发行董事会决议日距离前次募集资金到位日原则上不得少于18个月。前次募集资金包括首发、增发、配股、非公开发行股票。但对于发行可转债、优先股和创业板小额快速融资的,不受此期限限制。”

为了进一步完善可转债、可交换债的发行方式,5月份,证监会将现行的资金申购改为信用申购,以解决可转债和可交换债发行过程中产生的较大规模资金冻结问题。

再融资新规后,可转债成为上市公司的重要选择,有望进一步扩容。

“新规出了以后,定增没有价差优势了,上市公司需要融资,相对来说可转债是一个较好的选择。可转债可约定到一定的期限后,将债权转换为抵押的股票,是一个股债结合的产品。”华福证券董事总经理刘冰介绍。

虽然,可转债的初始转股价一般比定增发行价更高,相对于发行优先股,发行债转股期限更短,但是也有一定的法律风险。

上海新古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怀涛表示:“发行中的‘转股价格修正条款’‘赎回条款’‘回售条款’等均有可能暗含风险,对投资人不利。一旦股价下跌,持有人集体要求回购,对上市公司来说,也是较大的风险。对于投资人来说,可转债兼具有债权和股权的双重属性,但一旦公司主体资质下降,则相应股权价值降低,债权优先性只能依赖公司主体的信用。”

对于银行选择不同的渠道进行资本补充的原因,胡文豪认为主要还是看银行的需求和市场环境。

他认为:“股价持续低迷,二级市场不够活跃的时候,发行普通股可能比较困难,而银行只是需要补充一级资本,那就会选择优先股;如果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不足,那就只能发行普通股;如果银行的资本较为充足,只是想补充资金和为未来补充资本未雨绸缪,就可以发行可转债,一方面资金成本较低,另一方面如果债券持有人实施转股,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就得到了补充。”

“但是在MPA的约束下,即使银行能够频繁补充资本,也无法支撑某些银行按照之前的速度扩张规模。因此,从整体来看,银行未来的扩张速度将会下降。”胡文豪认为。

E993网页游戏超市E993新闻 | 网页游戏 | 要闻回顾

©2017 E993 闽ICP备09024380号 联系我们